小隐隐于山,静以致远
鬼 一个盾盾
西伯利亚冷圈研究中心成员
唯三的愿望一目连荒和妖刀姬

神隐【连刀】

种种原因之后会进行改动。

大概吧……



01.
妖刀姬自己也不知自己究竟是谁,从哪来,要往哪去。她想不起任何可能是她成为“妖”前的记忆,第一次睁眼身旁便是一把大太刀。时而被刀夺取意识进入杀戮状态的状况更让她陷入混沌中。

一次她被夺取意识后屠尽了一队武士,战意仍未下去,她潜意识地向山中走去,希望不要再遇见人类,造成本不必要的伤亡。


那时一目连从人间闹市回来,同一小童顺路便一道上山。一路上小童蹦蹦跳跳的活跃的很,同一目连讨论各种鬼怪故事,尽管大部分时候都是小童一人自言自语。
“先生先生!这一代最近流传说有一个带来死亡的妖怪!说是常出现在村庄附近和山林里,长着长长的头发,戴高高的帽子,手里还拿着吧黑金的大太刀!据说,见到那妖怪的人没有一个还能活着的…希望今天别撞见它!”小童跟在一目连身后。
一目连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。
他忽然就停了下来。
呼的一下小童见到前面的林子里有个人影,黄色衣裳,更显眼的则是那“人”拖着把巨大无比的大刀,金黑色的。
“啊…哇…哇!!”小童被眼前这与传言几乎一致的“人”吓到了。
不只是因为被吓到,还有对面女子散发出的莫名的强大压力,周围的空气都仿佛低了几度。
“别慌。”一目连在前面不改色不往后看,道:“从这里往西直走两里便有你要采的草药。我喊‘跑’时你就跑。”
“嗯…………嗯!”这种时候这位大人异常的可靠,小童也只能信他。

两人对峙着,对面的女子不过来,一目连也不过去。
一会儿,对面女子的面上渐露出一丝痛苦,僵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字眼:“快……走…”
一目连有一丝惊异,轻道:“跑。”
在这种连风都凝固不动的时候在轻的声音也听得见。
于是小童拔腿就跑,头也不敢回一下。
小童跑时感到背后突然扑来强大的风,但这风倏忽地又没了踪影。
挡不住好奇心,小童撇头瞄了一眼,但所见却让他停下了逃跑。
明明没跑出二十米,怎么两个人都不见了?
又想到什么恐怖的事,小童赶紧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跑了。
但小童回家后反应过来与他上山的大人可能是他们所贡的神明一事,则是后话了。


03.
一目连见那女子脸上瞬息没了先前的痛苦,面无表情地冲了过来,提着她那把大太刀就要砍过来。
于是一目连运用风神的力量抬手当下这一刀,强大的风自他为中心向八面扑开。另一只手顺势抓住了女子的手腕。
一定是有什么控制了她。一目连这么想着。
抓到手腕的一瞬就向女子传去自己身为神的力量。像触电一样,一被抓住女子顺势就向前倾倒。
毕竟不好让女孩子摔在地上,一目连一把揽住女子。
于是召唤龙来,即使很不情愿龙也还是把这不寻常的女子驼了回去。


04.
妖刀姬很久没有这么安定地睡上一觉了。
期间梦到了一些画面,有明媚的阳光,宽敞的小院,鸟语啾啾,暖风呼呼,还有个似是母亲的人对自己笑着。
……是什么呢。妖刀姬在落日斜晖中悠悠醒来。
醒来时她没出声,睁着大眼环视屋内的种种。是个干净整洁的居室,不过从木头的痕迹来看年份应该很长了。
有个男人靠在拉开的移门上,面对着斜阳似乎在出神。
不过男人很快发觉自己醒了,头都没有转,道:“醒了?”
“嗯。”妖刀姬不想多话,从被褥里坐起。自己体内的那股力量现在似乎很稳定,也没有要杀人饮血的冲动,这样也挺好。这么想着……诶不对她的刀呢?
于是刀出现在她张开的右手里。
男子已经转过来坐在她侧旁,看到妖刀姬手里的太刀有些惊讶。
“我记得…姑娘是将它遗落在林中了?”
“我离不开它。”她看到一目连听后明了又平静地看着她,眨眨眼,眼神低下去。又说:“或者说我没法逃离它。”
“…嗯,这样的传说我也有听说过。”
妖刀姬没有接话。
两人间莫名的无言。
“……那,”妖刀姬不会提话茬,只好一目连先发言。“可问姑娘称呼?”
“妖刀姬。”简洁明了。
“姑娘不爱说话?那么,在下一目连。”

“妖刀姬可有去处?”
“……”认真地想了想,“没有。”
“那,就此住在这里如何?”
“为什么?”
“……”他沉默了一下,道:
“我不希望你继续伤害我的子民,也不希望你再被你体内的力量控制。”一目连悠悠地说,侧头看看廊外越发昏暗的天色,“我能了解你并不想伤害人们的心,而我的力量能压制你的那个‘阴暗面’。我不会伤害你,暂且住在这里也没有坏处。”
妖刀姬抬眼看着这男人,能看到那人眼里的真诚。
“……好。”


05.
日子过得很悠哉,走廊上的风铃随清风叮当作响。
风神一目连常靠着方柱坐在廊沿,手捧一杯茶或是什么都不拿;他或是闭着眼养神或是睁眼直直地看着前方,明显他的心从不在这里。
妖刀姬有了一目连下的御术,变得自由了许多:可以接触小动物而不伤害他们,鸟兽不会因她身上散发出的可怖气息逃走。于是她常在院落附近的区域里“探索”。
这天妖刀姬捉住了一只兔子抱回去要给一目连看,回去后看见不常言笑的风神靠在廊柱上闭目养神,就丢下兔子到一边,自己认真观察一目连去了。
一会儿风神扇扇长长的睫毛,醒了。他见妖刀姬凑得好近好近地看着他,有些汗颜。
“怎么?”
“唔,”这才回过神来,妖刀姬收回前倾的身子,低头想了想把下半句咽了下去。又说:“我今天捉到了一只兔子!”说着转头看向自己把兔子放下的地方。
平整的木板上并没有一根兔毛,两三根被啃过的苜蓿似乎能使人猜想这里刚刚有什么生物呆过。
她把头转回来,说道:“真的!白色的!红色眼睛!不过它可能是跑了……”用手比划做兔耳朵的样子给一目连看,不过手指随音量的越来越低而弯了下去。
看着眼前人儿这样那样的比划,风神一目连感到有些有趣,因为原本也只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类不是吗。
于是他“噗。”地笑了出来。
“嗯?”妖刀姬停住了,有些奇怪眼前的人为什么要笑。
“是这个么。”一目连动动手指,林中某处升起强力的风,托起先前那只兔子并将其“送”了过来,落向了妖刀姬,女孩于是伸手接住兔子。
兔子:?????
“想吃些点心么?”先前的话题无需再继续了,一目连便找了个别的话题。
他起身,又弯腰向妖刀姬伸出手。妖刀姬便一边抱着兔子一边被一目连拉起来。
“唔,好呀。之前的那个酥饼很好吃。”她举着兔子说。





后边的话
这篇文写了(至少)一礼拜,中间还因为故事设定和发展的问题从中间截一段改一段,又什么叙述不妥的……我,我尽之后一起整理一遍(´・_・`)
写这篇文也算是表达一下自己对连刀这对cp的理解和萌点吧…
这俩大概就是你欣赏我我喜欢你,肢体接触只限于亲亲抱抱的那种……清纯情侣的感觉吧
总之就是这俩人好可爱啊好美好啊。
个人很喜欢那种隐居山林的房子啊生活啊,而神仙在中国神话体系里也算是清净避世的吧,于是就这样带入了(……
转发转载随意。欢迎评论讨论!(。・ω・。)

评论(4)
热度(22)

© 居山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