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隐隐于山,静以致远
鬼 一个盾盾
西伯利亚冷圈研究中心成员
唯三的愿望一目连荒和妖刀姬

【荒花】你不了解的

哦又是一个坑……不要随便跳进来啊啊这么冷的cp没准哪天就没人产粮了呢。

这个坑还不小所以别跳了

出于对荒小天使的喜chi爱han和对花鸟卷小姐姐的眷顾(no

不要被困在过去啊,不管是失去人类信任的荒还是错过了主人的花鸟卷

其实两个都是亚撒西的人/神啊╰(*´︶`*)╯♡

能喜欢同一个冷cp的人都很有缘啊!(●´ω`●)

啊!!最后一句!有连刀掺杂!不喜欢还请避让啦。




01.
寮里来了新成员,是个面相有点儿凶的少年,说是叫“荒”。
刚来时童女差点被吓哭,没哭的原因是童男一直在旁边哄她,硬是把到眼角的眼泪憋了回去。
毕竟让新来的成员感到自己被他人(妖)害怕是件不大好的事嘛。

同一时间,许多式神正聚在庭院里叽叽喳喳地吵闹着。
花鸟卷坐在边缘处沏茶、品茶,同青行灯谈论着什么,妖刀姬和一目连围在同一张几边。同桌的妖刀姬大部分时候只负责吃,一目连负责
“这么说,你的画能显现各种场景?”青行灯惊讶道。
“……是的吧,不同的人能看到不同的场景……”花鸟卷说着似乎是记起了久远的事。
“哦哦!这样的能力真是有趣啊~”青行灯打趣道,“能看见别人的心境什么的,这样的能力真是特别的好用的啊。”
“……不,也就你会觉得好用吧。”

晴明从屋里走了出来,身后带着个头还有些矮的面相阴郁的荒。
“花鸟卷!”
“嗯?”花鸟卷悠悠转身,姿态优雅,“有什么事吗,主人?”
“嗯。”晴明走近他们,将身后的荒拉过来,让他站定在花鸟卷面前。
“这位是新来的式神,荒。”
荒默默打量着面前的花鸟卷。各色小玩意在他身旁飘飞。
“想请你帮忙带他熟悉一下这里,他似乎并不喜欢姑获鸟,以及其他一些式神……而我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
“嗯,我明白了,主人。”花鸟卷微微笑道。
晴明颔首,“那么就交给你了。”


晴明走后,花鸟卷从空中落下,衔着画卷的鸟儿飞回了画里。让荒也一起坐下。
“现在是午后的休闲时间哦,荒大人。”花鸟卷对坐在侧旁的荒说道,同时为他沏上了茶。“之后我会带您去您的房间以及熟悉这里,可以吗?”
荒默了一下,微微抬头看了看花鸟卷,又低下头去盯着杯中的茶叶。许久才从喉咙里应答道:“……嗯。”
“……”同一桌的五人同时陷入了沉默。
还是青行灯先开口,“啊!刚刚我们讲到哪了!……”
青行灯一讲起故事来就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了,周围的小式神也纷纷围坐过来听故事。好在花鸟卷和荒都还算坐在外围。妖刀姬要睡午觉,一目连带着她回屋了。

“荒大人,您觉得这里还好么?”
“……嗯。”
“还是太过热闹了?”
“不,并没有。这样……挺好的。”荒极力想要表示自己并没有那么离群。
“哈哈,不用勉强自己。”花鸟卷抿一口茶后放下茶杯,说道:“您对听故事感兴趣吗?不感兴趣的话我们便先离开?”
荒还盯着一动没动过的茶杯中的茶叶,听后摇了摇头。
于是两人便起身离开了。

这时青行灯的故事也快讲完了,“……出逃的武士看见了鬼怪,不加防备便被其蛊惑…”她顿了顿,留一个悬念。
“好了!今天的午后茶话时间已经过了!想听接下来的故事可就要明天再来了哦。”青行灯笑道。
“啊~!不要呀!讲故事就一定要一口气讲完嘛!”金鱼姬嚷道。
“不行哦,讲故事一定要有放有收才有趣呀~”她微微笑道。
“青行灯姐姐大坏蛋!”
“哼!辉夜姬我们不理她!我们走!”
“啊!金鱼姬你别跑这么快啊……”

“荒……吗,又是一位充满了故事的神呢。”青行灯对着花鸟卷和荒消失的拐角笑道。




万一之后俩月没更那大概是我死在复习里了……

评论(6)
热度(45)

© 居山鬼 | Powered by LOFTER